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网站首页
剧团概况
豫剧新闻
艺术动态
媒体报道
豫剧名家
名团名剧
梅花得主
演职员风采
豫剧常识
精彩剧照
在线视听
大事记
员工活动
网络办公
需要修改为当前栏目名称 您现在的位置河南豫剧院官方网站>> 艺术感悟
没有人生信仰,何处安身立命——大型原创历史豫剧《玄奘》观后感
发布时间:2017年08月15日 点击数:

 

  编者按:第四届中国豫剧节于2017年8月4日至9月11日在北京、郑州举办。共有全国8个省市、21个演出院团的30台剧目集中上演。8月14日晚在北京长安大戏院上演由河南豫剧青年团奉献的大型原创历史豫剧《玄奘》。今天特推送著名文艺评论家黄海碧先生的剧评。

  大漠孤旅、孑然苦行……贞观三年,西出长安。历经靖边封疆、烽台毒箭、黄沙白骨、边境追捕、弟子背叛、绝食坐化、劫匪祭杀、辩经恕命……蹈遍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苦其心志的艰难磨砺中,终臻佛乡圣境。十七年后,从始祖故庭取得浩瀚真经,并以五印羯若鞠闍国王主持的十万人无遮舍命辩经法会设擂胜出,东归故国开启了东方佛教的盛大渊源……由“国家艺术基金2015年度资助项目大型原创历史豫剧《玄奘》”(河南豫剧院青年团演出,编剧:孟华,导演:李利宏)的首演,在众声虔诚唱诵《心经》的静穆中落下了帷幕。

  近年来,一部接着一部新编原创的豫剧戏曲剧目避媚俗于路野,不以低俗浅白的噱头撕扯票房吸金的烂幡,而以挖掘本土历史资源,弘扬传统文化的掘进姿态,积极贴近生活、走进群众,满足观众欣赏水平日益提升的文化消费,是河南戏剧艺术家屡有斩获的使命和追求。大型原创历史豫剧《玄奘》,亦是如此。笔者虽对玄奘缺乏足够的深度阅读与领悟,不具评述资质。但就舞台呈现的观感,以戏论戏而言,深以为这个戏借玄奘“舍身求法、追求真理”,自绝于安逸生活秩序之外的殉道精神,远离他仕途前程沐浴阳光照耀的故土,决然踏上生死难料又艰辛跋涉的孤行苦旅,去追寻他的信仰和抱负。让观众跟随他的心路历程,以精神性的思辨方式走进他的灵性世界,获得一种对人性和人生主题的现实追问,获得淹没于浮躁的释疑解惑,在精神性的引领之下走出现代困境。由此,大型原创豫剧《玄奘》,作为一台具有大格局的文化姿态和丰富精神内涵、以及对人文价值具有探寻和思考的新编历史剧,无疑是有戏剧力量和艺术生命力的。

  ——把哲理还原于生活的舞台上,西域大漠虚幻无形的天幕背景下,孤立的千年胡杨带着生命力不朽的寓意,以戏曲形态的审美言说,叙述了玄奘作为历史纵贯线上,一个文化交流的使者,以爱国护持佛法、寻求真理的精神,释放慈悲爱意为怀的悲悯,不仅仅是戏里所说的“大乘天”和“解脱天”的大号,更是被后人誉为“民族脊梁”和至功至伟的世界和平使者。在有限的戏剧时空里,玄奘以无己无他、不畏生死的执念,体现大乘佛法度化众生的牺牲精神等戏剧元素,经过剧作家孟华先生匠心独运的剪裁编程,将他个人的内心世界和玄奘法师精神通灵的戏剧性、艺术性和精神性阐释的文本,戏剧性地传递出一种对大德高僧的感动 ——感动玄奘那高尚的灵魂,令我们不再像飞累的鸟那样,卷缩起信仰的翅膀,在星空下的地上猥琐地游荡。当然,在主创团队的统领下,藉由玄奘饰演者的形象塑造,更是以戏曲鲜活独有的艺术魅力,让观众在听智者说话,和智者交心的享受中,看到了一种信仰的力量,和玄奘“毕生行道,以报国恩”的献身精神。

  该剧在戏剧结构和舞台呈现上,玄奘(孟祥礼饰)甫一出场亮相,便显得气度非凡、意蕴丰满。以“万里寻梦直往西”的豪迈声腔,唱出了抱定西域之行的动机;中场则以“信仰如同生命灯”的咏叹执守信念,在“奘唯西行是命”的铺垫中,完成“游西天为的是佛法东传”的终场提炼。于十七年后执意回归故国的抱负中,脉络清晰地凸显出“一去一回”的戏剧张力来——“去”,是为了求知修行;“回”,是为了护法弘愿、普度众生。尤其在多处细节的安排上,别出心裁以小见大地刻画出了玄奘度己、度人、度时、度世的慈悲与超然等行为特质。比如,徒弟慧净身中毒箭奄奄一息之时,玄奘不计往昔只度时下“以水救人”的佛心;遭遇外道劫持刀架颈项,仍能视死如归以仁心对魔,施善根地弘扬佛性;性命攸关中,与忷忷外道辩经,置外道于死地而放生的佛道,都清晰地勾勒出了玄奘在佛心、佛性、佛道修持下,不以性格决定命运,而以信念决定命运的戏剧阐释!尤为值得称道的是,在孟华先生笔法老道、文采飞扬的戏剧构成里,全剧场次之间那十一段幕后合唱的铺排,无论是冷月下的潜行出关和流沙埋人的垂泪伤悼;还是“致死魂魄向西行”的宏愿,和“血足终濯印度河”的抵达;抑或外道祭河杀人的惊魂,被“万物有灵善为根”的赎救,无不在“大唐僧来兴宽恕”中,获得“慈云布祥空”有机的起承转合。那一曲曲清雅温润的叙事性歌唱,与剧中人物核心唱段的彼此呼应,垒筑起叠加有度的叙事赋格,一方面静而不燥地营造着《玄奘》全剧的佛性意境,另一方面也使观众平心静气地进入舞台的二次元揣度……

  就像没有黑暗就没有光明一样,不经历苦难坎坷的离奇困境,便不会有雨后彩虹般的后人称颂;更没有谁能够为苦难画出清晰的边界,告知身陷其间的艰难跋涉者,如何才能走出生存困境。戏剧亦是如此,坎坷之所以以坎坷的戏剧景象显现出来,正是其蕴涵着某种坎坷必将过去的信念,令坚守者在舞台事件里获得智慧的自燃,成为救赎观众于精神困境的领航者。我想《玄奘》所导扬的关乎“信仰”的核心价值,大概就是这样一种戏剧旅程的中心站点。遑论戏剧应该如何,单从社会文化学意义看,玄奘这个强大的文化符号,早已经成为即便不是深入人心的千年神话,也会是不可超越的传奇故事——他在精神上,向死而生地沿着西域的丝绸之路心仪天竺。从一个社会进入另一个心驰神往的社会的行程,虽然是他所不能够预期的,但他内心巨大的原动力,一定是来自于他所面临的社会政治和个人际遇的冲突。同样,使他能够以十七年卓越的修行,伸展他的思想和回归大唐的根本行动力,也一定是缘于他以天下为己任,托起沉沦人生,点亮心灵灯盏,给人以精神仰望的使命。这,也正是该剧主创团队,在《玄奘》的戏剧整合中,获得观众联想和思考、体认与自省发生共鸣的企图。我甚至觉得,玄奘作为这出戏的传主,在彼时现实社会中所处的历史境遇,与当下现代普通人在现代社会面临的商业化困惑、资本化焦灼所积淤的相互映照,隔着1300多年的时空咏叹“信仰如同生命灯,迷雾漫天识途经”,足以把观众目力所及的舞台视野,延展到身处物质极大丰富的消费主义现实中来。其安顿心灵的艺术感召,不啻是一次消解社会戾气日益沉重的全民救赎;一次避免丧失人格对权贵俯首屈从;一次对寡廉鲜耻的厚黑,围剿温良恭俭让的粉碎性碾轧。可以断言,如果不是编导者对“信仰”两个字有着透彻的通灵感悟,断是难以写出这番颇具思想洞悉和高深境界的。可见,在历史的玄奘和今天的信仰之间,如何嫁接出从舞台形象与现实生活的关联,就不能不说是这出戏极富现实意义的所在了!

  今天,每一个现代人都无法回避遭遇极为严重的精神低谷的危机——不可理喻的既抑郁、又优雅的困惑与焦灼之痛。我们明心见性的言说欲望,总是缘于应时应景的变异而被置换成焦虑。或者说太想批判粗鄙的丑陋、倡导缺位的文明,终因以人性的原则去思考人的意识坚守不足,而陷入虚伪性的精神低谷。削弱了追问能否穿越现实的“无物之阵”,“康德的哥白尼革命”能否回归于现实中国风景的创造力。精神性以及精神性创造和意识,是人区别于其他物种的根本所在。没有这种精神性,就必然会陷入毫无意义的历史空泛里。能够意识到烦恼并着手解决它,从这样或那样的精神危机的炼狱里成长和进化,完成自己播种自己收获的心路历程,正是玄奘以超越尘世生命了结生命因果,解答人生于世清明的思想贡献,走出一次次生存困境和死亡绝境的经验。这也是每一个有大创造的人,都必须解答的重要而深刻的人生问题。或许,即使在人格力量日渐式微、潜规则无处不在的当下,精神的自由空间逼仄不堪,也绝不妥协为之奋斗的立场和抱负,才能够救赎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十分危险的精神匮乏困境,才有可能从这样的精神资源里,找到应有的精神价值,发现和思考玄奘身上传递出来的生活信念和生存方式。而不是任由伪知识分子们,继续扮演解释和论证现实政治的圆谎者。

  是的,对于玄奘于舞台艺术形象的塑造,似应揣摩和体现作为一个志向高远的心有城府者,捕捉到他身上所具有的虽胸有波涛仍能处变不惊,纵有咄咄之势袭来照样保持内敛温润的“淡定”气质,方能够在这样的人物基调上,把控其在戏剧场景和情节转换中的情绪延宕,演绎出他“一生就是一次修行”的大智慧,表现出玄奘何以能够成为大德高僧的性格魅力,为他在戏剧进程中的情感勃发蓄势蓄力,最终以静制动地完成德行造化。毋庸置疑,这是需要深厚的艺术功力加持精进的。豫剧表演艺术家孟祥礼对玄奘这一艺术形象的塑造,无论在念、做、表功上对人物行迹扮相的刻画与设计,或者情感细腻的声腔演唱或抑或扬中,对玄奘身处的境遇切身感受的传达,和内心世界波澜起伏的张扬,都彰显出值得肯定的经验运用和舞台修养。如果能够进一步强化出玄奘对戏剧故事事件、与各个不同对象的人物关系中,就虚与实、隐与显、抑与扬诸方面,再精益求精地予以用心用力,相信会有更加辉煌的展露以人之“生”,获神之“荣”的艺术气象的。

  如果可鉴改进拙见的话,戏中“辩经”一折,在性命攸关的悬念设置下,给足了玄奘满腹经纶、口若悬河、掷地有声的贯口念白,直逼“外道”于理屈词穷、无言以对的一败涂地削弱了貌似异常激烈的戏剧性。道理很简单,在这样的戏剧冲突里,如果没有势均力敌的魔高一尺,何来大德高僧的道高一丈?这是其一。剧终,蔻儿向玄奘示爱求亲不成,转而以敬仰随玄奘东归大唐的桥段,无论把那份情义解释得多么圣洁,都难免成为质疑玄奘“六根是否清静”的瑕疵。

 

------分隔线----------------------------
版权所有:河南省豫剧院 电话:0371-63932735 邮编:450002
地址:郑州市文化路32号 您是本站的第位访客
网站技术支持:郑州中博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