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网站首页
剧团概况
豫剧新闻
艺术动态
媒体报道
豫剧名家
名团名剧
梅花得主
演职员风采
豫剧常识
精彩剧照
在线视听
大事记
员工活动
网络办公
需要修改为当前栏目名称 您现在的位置河南豫剧院官方网站>> 学习园地
我所知道的桑振君大师
发布时间:2017年04月20日 点击数:

 

        桑振君大师和她创立的桑派艺术也知之甚少,当初只是从《豫剧艺术总汇》及河南电台《戏迷乐园》节目了解一点。2002年8月的一个下午,我和往日一样守候在收音机旁,等待着收听河南电台文艺广播(今戏曲广播)的戏曲访谈节目《生旦净末丑》。正巧那天采访主持人木子电话采访的是正在许昌教戏的著名豫剧表演艺术家桑振君老师,桑老声音洪亮浑厚,十分健谈。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她的声音,她说两个月后将回邯郸。随后我向著名豫剧表演艺术家王素君老师要了桑老师的电话。10月16日中午,我拨通了桑老师家的电话,那端传来了浑厚洪亮的声音,我一听便知是她了。谈起去许昌教戏,她说苗文华本是她的关门弟子,关门之后不再收徒。2001年河南河北两省戏剧汇演时,时任我们河南省文化厅厅长的孙泉砀说:“你把光和热都发在了河北,也应该把余热发在河南,再培养两个青年演员。”盛情难却,于是她在关门之后又收下了许昌市豫剧团的常俊丽和河南省文化干校的宋凤丽。得知我是一位酷爱戏曲和文学的农村青年时,她却与众不同的说:“你应以工作为重,工作搞好了再来关心戏曲也不迟。无论我有什么优点缺点,你说出来我都不生气。” 
  2003年3月21日,在郑州植物园举行的“河南戏曲名家演唱会”上,我终于见到了时年74岁的桑老师。她身娇小,头发花白,身着深红色棉袄,系一条蓝丝巾,戴一副玻璃色眼镜。看上去十分消瘦,手上暴露出青筋,但精神矍铄,步履稳健。她是携弟子赵贞玉及孙子、外孙四人一起来郑州的。由于她嗓子已坏,不能演唱,只是在台上讲了一段话。随后赵贞玉演唱了两段《打金枝》、《桃花庵》。我们合影留念,桑老师还送我一张黑白老照片,那是1982年关灵凤老师应邀到河北邢台教戏时与她的合影。也就是在这次演唱会上,我生平第一次见到了桑振君、王素君、关灵凤、张新芳、胡希华、拜金荣、华凤英、崔小田等名家名角。
  4月,桑老师再回河南。10日、11日做客河南经济广播电台《戏曲名人》,回忆其凄苦的童年、学艺的艰辛及难以割舍的乡情。她说在邯郸生活了40年,路倒没记住几条,郑州的路却记住了不少。那天我还做了笔录:
  桑振君,1928年12月26日(农历)生于河南开封县,乳名小隋。父亲桑志亮、母亲付志荣都是漂泊穷困的河南坠子艺人。当时的规矩不拜师,不能拿简板唱坠子。为了生活,师爷孙明先只好让她拜母为师,取艺名桑立花。母亲对她要求非常严格,一句一字的教,尽力给她艺术上的熏陶。能唱上几句的时候,她便和哥哥一起要饭去了。哥哥拉弦她唱戏,讨饭的日子非常凄苦。白天要饭,晚上睡在破庙里、车屋里,有时还睡在蒸包子、炸丸子的锅炉里。先把锅端下来,再把火扑灭,然后睡在锅炉里取暖。9岁时,父母被日本鬼子杀死,当时她和哥哥在外讨饭幸免于难。大姑家的表哥就到她和哥哥要饭的几个村子去找她们,告诉她们家里出了大事,不能回家。她们只好去投奔师爷,师爷病了,哥哥再次出去要饭时被日本人抓走,逃跑时也被杀害了。没过两天,师爷连病带气也死了。自己只会唱不会拉怎么办?迫于生活,无奈她孤身一人投靠了杞县谢明顺母亲的豫剧班社,改唱豫剧。坠子的调门低,改唱豫剧就搭不上调了。于是别人喊嗓时,她也跟着喊,还到后台找老师求教。在戏班里,她吃尽了苦头,受尽了折磨。吃饭时她要先给别人去打饭,最后才轮到她自己。就连伙夫也看不起她,嫌她吃的多,说她个子矮,“你要能唱好了,我把眼都剜了。”还有人用皮鞋踢她,致使她一生未曾穿过皮鞋,看见皮鞋就害怕,在她心里烙下了一生的痛。 

------分隔线----------------------------
版权所有:河南省豫剧院 电话:0371-63932735 邮编:450002
地址:郑州市文化路32号 您是本站的第位访客
网站技术支持:郑州中博奥